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左

在路上。

 
 
 

日志

 
 
关于我

西左,原名赵龙,生于1988年2月,贵州省赫章县人。有小说、诗歌发表于《贵州作家》《大地文学》《厦门文学》《草堂》《中国诗歌》等,并入选《中国新诗年鉴》等年度选本,已出版诗集《人间物像》。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

 
 

【散文】麻窝寨,上帝遗落在人间的珍珠  

2018-03-30 16:29:08|  分类: 逝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西左

 

到达麻窝寨,我们走下车,抬头,夕阳还没落下去,月亮却出来了。一轮上好的上弦月,像刚从牛奶里面洗过。这轮照过古人的月亮,有着亘古不变的耐心,用它的光呵护万物。万物如河流,遵循盛衰之理,不舍昼夜。蓦然回首,月亮还是那轮月亮,而历经人世的心早已化茧成盾,料想今夜在明月的浇灌下,可还原成瑶池里的一朵睡莲。我所不愿提及的,时空邈邈,永恒与短暂界限模糊。

在麻窝寨,有鸡鸣犬吠,荷锄于地间阡陌的农夫,从《桃花源》里来,以文字做骨;有房屋的建筑既毫无章法,又处处是章法,透露出建造者智慧中隐藏的狡黠;有河流向东,两边的山仿佛是河流的利剑劈开似的,一字排开,绵延千里万里,麻窝寨不过是这条河岸上的一个结扣;有较低的海拔,使麻窝寨像一位韬光养晦、潜龙在渊的志士,只待东风起,直上青云;有群山阻隔的落日,仿佛神的心肠,盛大而慈悲。

在麻窝寨,熟透的草莓令人的欣喜变得陡峭。那些采摘草莓的人,仿佛采摘到了来自地心的小小火焰。当他们退出草莓园,走进夜色,是否会用这一颗颗小小的灯笼照亮来时的路?不问晚来的露水是否凝重如月色,也要将它们收集为内心的大河?但不为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草莓始终是草莓,它仅作为甜蜜生活的载体,闪烁着的糖的光芒,如满天繁星。

在麻窝寨,我们食炒老腊肉、蒸香肠、闻之令人满口生津的炖土鸡……我们喝酒,红色葡萄酒与灯光一起在酒杯里摇晃。是的,我一身尘埃,带着千万里路途的疲惫,早已厌倦人的丛林里虎兔的生存法则,且借这杯酒濯去内心的尘垢。我们谈论如秋毫的生活;我们谈论的爱情和理想,哪一个不是飞蛾扑火;我们谈论的的远方,不在别处,而在脚下;我们谈论痴迷的生活,可委身为足下的泥土;我们谈论……不管窗外银河是否垂地,鸟兽是否沦为草木。我们喝酒,酒杯是灵魂与灵魂的碰撞;我们喝酒,交换彼此的沧海桑田。

我们走出农家餐馆,酒微醺,月光如水,院里石榴树的倒影如水底的青荇。我们坐上车,车被山势抬高。路上,樱桃树已经睡了,以及樱桃树结满的青涩的樱桃。那些樱桃,像我们的童年,究竟做过多少不可思议的梦?一个月前,这满坡的樱桃树,花开如白昼。花的美摄人心魄,如同迷宫,找不到出口。一个月后,这满坡的樱桃树将挂满成熟的樱桃,熟透的樱桃像星星一样,照亮乡愁的来路。

透过车窗,明月高悬如镜,通过它似乎可知前世,也可预知未来。但我并不想知道那么多,不管是人类,还是宇宙万物的命运。我只知道月色无边,我只知道当我回头,灯光还在醒着的麻窝寨竟那样小,小得那样精致,在月光的照耀下,仿佛上帝遗落在人间的珍珠。

 

                                                                  2018.3.30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