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左

在路上。

 
 
 

日志

 
 
关于我

西左,原名赵龙,生于1988年2月,贵州省赫章县人。有小说、诗歌散见《贵州作家》《草堂》《中国诗歌》等,并入选《中国新诗年鉴》等年度选本。

网易考拉推荐

【诗歌】十首  

2017-09-22 17:25:03|  分类: 逝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西左


写给一个叫玛丽的女人

1、
玛丽,我今天在电梯里
遇到了你的曾经
一个七岁大的小女孩
白皙的面庞,像天使的羽毛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完全可以从一个人的身体里
斑驳出灵魂。我不敢看她的眼睛
因为我的灵魂有些脏
她冲我露出的微笑,有着万里无云的蓝
这种蓝很光滑,万物可在上面滑翔
并长出翅膀
玛丽,也是在这个电梯里
我遇到了你的未来
一个八十五岁的老婆婆
弓了的背,好像随时
会射出光阴的箭
她的耳朵没瞎,眼睛没聋
皮肤,像泥土
不仅仅因为她取出了身体里的肋骨
造了新的人类
玛丽,你知道吗?
你的未来递给了你的曾经三个红李子
那三个红李子,仿佛就长在
你的未来树枝一样干枯的手指上
玛丽,我和她们一起下了电梯
你的曾经往东,你的未来往西
一条是我的来路,一条是我的归途
在这两条路之间的城市森林中
我像绝大部分人一样,忙着生存
穿着草,蚂蚁或麻雀的命运

2、
玛丽,这对和我合租房子的夫妻
男的没有工作,经常像条慵懒的蛇
蜷缩在客厅的沙发看鬼片
今天,他在厨房,一边洗衣服,一边唱歌
他的歌声像烛火,照亮了厨房因为脏
而显得昏暗的墙壁
那个男人瘦弱的身躯,我担心
会被卷入洗衣机发出的声音的漩涡
回不来。那我该怎样给她早出晚归的女人
解释这件事情呢?
虽然她只会抱怨上涨的物价和房租
但这关系到,他们今后会不会
再为生活,为钱争吵,打架,闹离婚
也许我会说,你的男人已被洗衣机洗成
你换洗的工作服了
这样,你就可以每天穿着这个失败的懒鬼
和你去工厂干活
但这只是想象,玛丽
因为那个男人仍旧在厨房洗衣服,唱歌
他的歌声像童年时吹出的泡泡
每一个泡泡因为参杂着我们漫长一生
生老病死,爱恨情仇……的东西,才是彩色的
我现在站在十楼阳台
阳台下有汽车的喇叭声,有行人的哀叹声,啜泣声……
汇聚成声音混浊的河流
一次次漫过仿佛水草的行人
玛丽,我又在思考生的意义了
全世界每天都有人死去,各种原因
但大部分像尘埃一样,被风吹向我们的时刻
只会加重我们的叹息和头上白发的重量

3、
玛丽,秋天的雨水是弯着下的
浸泡了一夜雨水的城市
显得深沉,而又漏洞百出
在故乡,握着锄头和镰刀的父母
春天种下星星般的种子,秋天
收获硕果累累的光明。那时,他们多年轻
他们是那耕种的牛,一身用不完的力气
将生活的硬土翻软,种下油盐酱醋,布匹
生病用的药,装祖父用的又黑又大的棺木……
他们有时会当着我们的面,谈论一些过去的往事
母亲说:是的,那时你父亲穷得叮当响
我们什么也没有就结婚了。有了你们几个狗崽后
那段日子,竟感觉每天都走在火里
刀的尖上
父亲总会插话说:生活总会越来越好的
那时,他刚喝下半杯包谷酒
生活总会越来越好的。不是对生活的总结
只是插曲。父亲瘸了一条腿的第二天
我记得在医院,他对我说:孩子,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以后就靠你自己了。别再写你的那些东西
说着,眼泪从他岩石一样的眼睛里流出来
我看到他摊放在床沿上的一双大手
这些年,被生活打磨成了锯子
玛丽,这些年我独自闯荡上海,无锡,厦门……
我找到了我平庸的生活,但没找到有价值的人生
我像个飘荡在异乡的鬼魂
每次回家,我带着的,只有空空的双手
他们总是催促我,年纪不小了,该成家了
我们像你一般大时……哎
我点头,不敢开口说话,我怕我的话暗藏锋芒
玛丽,上个星期我离开他们时
他们坐在开得像钟声一样香的桂花树下
像两个巨大的茧。我不敢去触碰时间和死亡这些字眼
但我相信,在那两个巨大的茧里,一定孕育着
掌管我人生支离破碎的灵魂与乡愁的神

                        2017.9.19


致L

爱一个人的时候
就能读懂
从天地的信封中
倒出来的雨水
月光,树叶
那也只能是
爱一个人的时候
因为,爱整个沉甸甸的人类时
一个人,不会像他眼前的芦花
在风中纷飞

               2017.9.11


风中飘落的草籽

故乡呵
我听到你贫穷的孩子
散落在祖国工厂的脚步声了

                 2017.9.11


画里,可怜的人

七岁那年
我画了一幅人画
十六岁那年
我当着我喜欢的那个说谎的女生
含泪把图上的人的嘴巴擦掉
二十岁,二十四岁
我见善不行,谣言不辨
我把图中人的眼睛和耳朵擦掉
二十六岁,因为父亲瘸了一条腿
我把图中人的腿擦掉
二十七岁,身边亲人像星星一样陨落
我才懂得什么是死
我把图中人完全擦掉
现在,这张纸上,剩一片模糊的擦痕
这些模糊的擦痕,仿佛人尚未泯灭的良心
不能再擦了
我本可以将这张纸揉成一团,丢进纸篓的
但最终,还是把它裱了起来
同祖父的遗像一起挂在墙上

                    2017.9.11


这个秋天

这个秋天
当我认识那个叫玛丽的女人后
她把我像纸条一样
塞进瓶子,扔到了海上
海边散步的孤独的老头
捡到,并打开了这个瓶子
里的纸条
我听他读出了那些文字后
便兀自尖叫,嚎啕
可怜的老头,最后
竟把自己弄得像个空瓶子一样
被自己的眼泪做成的大海浮起来
不知漂向何处

                 2017.9.11


在柳岸水乡

只能用两岸参天柳树
和一条碧波荡漾的河
来比喻蝉的鸣叫
风,吹不动稻田里
那片成熟的黄金
风,吹稻谷的叶片簌簌响
闭眼,仿佛故乡已开始下雪了
这些年离开故乡的人,不像树上的叶片
有的被风吹落天涯海角
有的被吹落云上
到了春天,又会从树枝上长出来
童年时
我和稻草人以及麻雀一起照看过的村庄
变做城市后
我就是个没有故乡的人了
为何我又满怀乡愁?
当黄昏有了琥珀的重量,万籁俱寂
我总能和歪着头哞哞直叫的老牛交换些什么

                            2017.9.13


在观音洞

在这里
万物慈悲
可说
可不说
要说的是
这里出土了很多化石
是一个活的博物馆
以及洞中的观音
曾经,肯定
用石头当镜子用
不然
观音洞的石头
怎么每一块
都那么容易
打磨出一尊观音

                  2017.9.13


我家上三代人

我家上三代人
没有做官的
我没做成
他们不会怪我
也没有写诗和写小说的
我没写好
也没什么不好意思
更没有找二婚女人结婚的
万一我找了一个
他们也会宽恕我
我家上三代人,不知道
有没有学富五车的
有没有为人请命的
有没有忧国忧民的
有没有要为天地立心,苍生立命的
我只知道他们官来怕官,匪来怕匪
活着的时候被人吃,死后被土吃
我家上三代人坟头的草
怎么烧都烧不断根
似乎诠释了后世子孙的草命
但不是草草了事的草
也不是草菅人命的草
更不是落草为寇的草
而是疾风知劲草的草
是“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却是牛奶”的草
是生当殒首,死当结草的草

                        2017.9.13


秋天,给老王

老王,厦门的海浪
已摔碎成千堆雪了吧
能白人头发的,不只是时光
此刻,我站在十楼的阳台
看街道上声音的河流,涨了又涨
阳台上是几盆枯萎了的植物
好像是房东刻意种植的乡愁
只剩下干得快要吐出火的泥土
老王,你头顶的星星
都陨落成你那里的人间灯火了吧
然而,每个秋天
在故乡,亲人辞世,轻如落叶
在故乡,魂兮归来,如同萤火
老王,当我含着泪花从父母的头上
拔下第一根白发
每次回家,都感觉他们越来越老
我脚下的土地越来越重
可是,老王,这些我都不想给你说了
我只想告诉你的是
在亲人日渐凋零的故乡
头顶的月亮,竟和异乡
惊人的一样

                      2017.9.14


我以为

我以为,我会带你
看到世界上最好看的韭菜花
在九月的午后,我们拉着手
像两道光柱,这人性的光辉
不同于以往的任何时刻。但是,我错了
我的爱情像夏天的骤雨
来去都很意外,伤透我心
并使我孤独的狐狸,在群居的时候
同样露出她狡黠的尾巴
我可能已经原谅了昨晚那个
将灵魂与干红葡萄酒一起摇匀
连玻璃杯一同饮下的家伙
他的啜泣曾经是星星,失去光泽后
变做散布在阿西里西山的石头
我以为,山顶的羊群
是粘贴在大山伤口上的白色纱布,我错了
它们可能是云留下的脚印
会被风吹成大雪,从山顶涌下,将人间沉沉盖住
是在韭菜坪,而不是某一节去往外地的高铁上
不用忙着梳理乡愁的羽毛。而该思考
在去往未来的路上
每一滴眼泪,也许,都藏着无法想象的风暴
在这离天只有一人之遥的韭菜坪
阳光下,诸神在我的影子中沉沦
我听到我的身后,一些人在呐喊,尖叫
就像梦中往外跳

                        2017.9.16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42)|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