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左

在路上。

 
 
 

日志

 
 
关于我

西左,原名赵龙,生于1988年2月,贵州省赫章县人。有小说、诗歌散见《贵州作家》《草堂》《中国诗歌》等,并入选《中国新诗年鉴》等年度选本。

网易考拉推荐

【诗歌】五月的一波  

2017-05-27 14:05:14|  分类: 逝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西左


今夜

有蛙鸣,稠密
细如路人的头发,头发如瀑布
二三星点,天之外,神点亮的马灯
神在路上,神的行囊里
装有雨水和雷电
有弯弯的月,可做镰刀,收割天空大朵晴朗的棉花
亦可入药,医治尘世的怀乡病

时间之外,马蹄轻疾,看尽长安花
花如歌,唱在东方,南方,西方,北方
沦为马蹄,车轮与河流
豆蔻还原成血肉之躯
血肉之躯还原成雨露,草木,泥土……

今夜,我身后的人类不在火里,也不在水里
正从远方赶来,穿过高山,平原,河流,沼泽……
取出身体里的肋骨造过人。迷失,寻找……
把自己的骨头丢在路上
然后走成风,风一阵推着一阵
走过我时,交出了四个方向
走在我前面的风,不能称做风

                      2017.5.1


一个人的故事

这是一个围绕树转圈的人
树开花时转,落叶时转
我问,喂
你要从树里为自己刨出口棺材吗?
他答,我找到了火的根,水的根
万物的根,我在找人类的根,还有……
我嘲笑着抢先说,疯掉了。然后走开
这个围绕树转圈的人,我看到他
越转越快,越转越悲伤,越转越绝望
终于,他离开树
我以为他会学着爱别人,关心自己的命运
找个像牛羊一样的女人
在南山产下儿女,像产下草木
然后接过祖辈的锄头,贫穷
悲伤,病痛,一生过得如石如土
但他却沿着一条河逆流而上
我在他身后大声喊,快回来,回来,疯子
他回头,像乌鸦一样朝我大叫几声
扭过头,扬长而去
越走越小,小成地平线上疙瘩般大小的结
仿佛没有这个结,地平线就会从中断掉

                       2017.5.8


洗手

在野马川的倒流河
我洗我粗糙的手
伸进河流,树的倒影,云朵
我把这双一直
向生活乞讨的空空的手,洗净
并当着路人,洗衣的少女,喝水的牛
头顶飞过的水鸟……
将双手捧成碗的形状,伸向落日
  
                       2017.5.8


给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起风的时候,偏要对你说
我看到大片的树林在落叶
等我说完,似乎那些凋落的叶片
重又像鸟飞回树上
下雨的日子,偏要对你说
我看到白茫茫的雪覆盖了万物
万物在雪深处,踮起水的脚尖,开始流淌
开花的季节,偏要对你说
我在听一首新歌,有悲有喜
令人啼笑皆非。其实
我在听花开的声音
有月亮的夜晚,我很认真地对你说
风吹过桂花树的时候
我听见了月光骨折的声音
像张白纸,没有内容

                       2017.5.9

拆云

我总是不厌其烦
把车站上空的云
拆成雁阵。那么多大雁
翅膀里都藏有四个车轮
但,去向不明

               2017.5.12


你好哇,月亮

几千年前
杜甫那个又穷又病的家伙
替人类悲伤的时候
是不是像我一样
背对着你

                2017.5.12


看星星

许久了,那个人站在阳台上
看星星,许久了
她已和丈夫离了婚
带着四岁的女儿
举债,奔波
许久了,阳台上的风一直吹
我疑心会把她眼睛里的星星吹落

                  2017.5.12


山顶的云

已经看不见牧羊人了
山上的绿,越堆越深
当被山风吹乱的云
像羊群一样
出现在山顶时
没人能猜出牧羊人会在哪堆绿下
甩出鞭子

                2017.5.13


黄昏

雨已经停了
站在小山坡上,我的脚下
城市的洞穴里,住着我的兄弟
一群为了面包渣和水
终生奔波操劳的蚂蚁
不远的地方
沥青路上汽车的喇叭
像火柴一样擦燃在火柴皮上
我的周围是一片樱桃林
熟透的樱桃
有的穿过人的味蕾
变做甜蜜的河流
在身体的沟谷里流淌
有的像星星一样跌落
泥土的天空
如今,樱桃林只剩下绿色的叶片
叶尖挂着的雨滴
不是路人或上帝的眼泪
我的身后,有人为了把湿漉漉的云烘干
燃起了篝火
我看着黄昏的天。空
一阵风起,叶尖上落下的雨滴
有了大海的力度

              2017.5.14


看月亮

一个人的时候
就去山顶看月亮
把茂盛的草木
想象成一片发光的海水
月亮从海的那头升起来了
一个人面对月亮回想自己一生的时刻
不知道上帝会不会俯身
误把一个人潮湿的眼睛
当成落进大海的两粒星星
一个人的时候
就去山顶看月亮
把月亮想象成一片发光的海水

                  2017.5.14


一群群鸟,把天空背走

故乡已经穷得只剩下天空了
一群群鸟,还要把天空背走
越背越远,越背越空
一群群背走天空的鸟
把自己
像风中的草籽
洒落在祖国
叫工厂的原野上

                2017.5.15


散步

读了一天的书
在郊外散步
远处
西下的落日
像偷偷跑过芳草地的野兔
天空的云霞
如瓣瓣桃花
长在风的枝丫
路旁的绿树
把从四方飞来的鸟含在嘴里
鸟,有无数种味道

           2017.5.15


玛丽

我写下:玛丽
玛丽,在我的中学时代
是只狗,被人投毒,死在我侄女的床上
玛丽,是个女人的名字
你曾经爱她,为她要死要活过
仅此而已,没有结局
我把玛丽写在雪地上
玛丽便融化成水,哗哗流淌,流向四方
我把玛丽写在泥土里
玛丽便被烧制成瓷器
插满假花,摆放在客厅醒目的位置
我把玛丽写在树上
玛丽便被做成碗柜,床,门,棺椁
我把玛丽写在石头上
玛丽便终日被太阳晒,被雨淋
甚至那些笔画,像骨头一样被岁月拆掉
我写下:生、死、悲伤、命运
宇宙、灵魂、上帝……
然后打乱秩序,重新排列
你把它称做诗,我把它称做玛丽
在医院,一个快要断气的女人
双眼紧闭,一直说着什么
沙哑沉闷的声音,像我手中的橡皮
一点点把玛丽两个字,从纸上擦去

                       2017.5.23


表兄

那个三十岁的男人
我的表兄,没有妻女,工作
每天都在写诗,和诗共用一个影子
话越来越少,令人怀疑
已失掉说话的能力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只是咳嗽
把骨头和灵魂咳进
纸上多难的国家,人民
他不关心我们的生活,上涨的物价
被纸币左右的命运。夜里,我梦见他
躺在仿佛盒子一样的房间里,像支香烟
被他的上帝掏出来,点燃,抽了几口
掐灭,又放回去

                       2017.5.24



人间,只适合路过(组诗)


路途

坐上辆如流星的小汽车
从南门村到殡仪馆
爬坡,下坡,拐弯……
便用去人一生的路途

              2017.5.22


致王晓杉

其实,我和你相隔的
贵州,云南,四川
在中国的地图上,就像几只
花花绿绿的蝴蝶

                 2017.5.22


抄袭

他一生都在抄袭别人
包括贫穷,爱情,悲伤,命运……
甚至患癌症后,等死的死法
从我们把他的骨灰盒
埋在墓地的那天起
我相信了他说的那句:人间
只适合路过,不适合逗留
我想,那时,他就已经准备好了抄袭万物

                      2017.5.22


河的那边

河的那边,是一片坟地
坟地上有一棵枯树
掉光了花朵,叶片,果实
已没东西再掉了
树顶上,站着一只乌鸦
久久不动
似乎要把这棵枯树下空旷的宇宙
吸到体内
河的那边,有毛茸茸的黑云一朵
就要压下来了

                 2017.5.22


她说

她说,妈妈走了
我想到的是
她的眼睛刚刚下过雨
山路旁被雨水打落的白杜鹃
像一层厚厚的雪

她说,妈妈走了
她可能没有想过
走了的妈妈,也许会走到她的子宫里

                2017.5.22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