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左

在路上。

 
 
 

日志

 
 
关于我

西左,原名赵龙,生于1988年2月,贵州省赫章县人。有小说、诗歌散见《贵州作家》《草堂》《中国诗歌》等,并入选《中国新诗年鉴》等年度选本。

网易考拉推荐

【随笔】也说诀别  

2016-06-28 13:4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西左



突然想起一个姑娘,曾经误以为对她爱得死去活来。其实,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毕竟年少,以为把自己的零花钱分给对方一半,吃东西时主动买单,对方生病时你着急寻医问药,生日时送给对方一件在同龄人中可以炫耀的生日礼物,诸如此类;或者说些不着边际的大话,说未来要怎样怎样,殊不知,你的承诺已被扼杀在你说这句话的下一秒。这些举动,我也有过,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实话,我很羡慕父母们的爱情。那天,从角美镇乘车回厦门岛内的途中,我一直和一个同我母亲年龄相仿的阿姨聊这件事。她说,我和我现在的老公没有谈过恋爱,我们是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合在一起的。起初,也许日子过得并不开心,可是时间久了。感觉对方还好,然后就在一起了,一晃就是一生。我们那个时候,生活过得很苦,但是我们过得很开心。不像你们现在,物质生活很充裕,可是男女追求的都是一些外在的,稍纵即逝的东西。你们现在,基本都是以车子和房子做为婚姻媒介。你说,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为什么不是两个人好上了,一起去奋斗呢?她说这些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觉得就因为他们这代人过得太苦,所以不愿看到自己的儿女也过得那么苦。他们便参合进儿女的婚姻,扮演起运筹帷幄之内,决胜千里之外的角色。我们这代人理所当然,也很不幸地成为了他们摆布的棋子。好就好在,我家本来就穷,于是父母政策也是顺其自然,自由发展。这里,我倒不是以穷为荣,而是因背后没有推手窃喜。

我周围有很多情侣,为车子房子票子折腰的太多。最后,还不是因此不欢而散,各奔东西。是的,钱对于生活很重要。但钱不是全部。那些用钱可以换来的感情,其实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的感情。难道不怕同床异梦?人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说的就是这类感情。也许,不用大难临头,只要听到点风吹草动,怕早已各自算计前程去了!

现在,我想起一个姑娘。并不是说她有多么脱俗,被上帝造的多么精致,为爱情多赴汤蹈火,刀山油锅。我那时候喜欢她,我的动机是不纯洁的,参杂了很多坏和密谋。至少,我如今敢这样坦诚,不藏着掖着。我那时候,可能更多的是想去洞穿人体秘密,想要去急切地打开青春期的好奇。现在,我也不会因为我的诚实而感到羞耻。我现在想起她,也仅仅只是想起,不想去过问她过得好不好,工作顺不顺利。这些东西,变得毫无意义。

我之所以想起一个姑娘,只是觉得那个时候她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现在回忆时,她同样也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她选择了不参与我的人生,也选择了留下很大一部分空白交给其他人填补。对于此,我是要感谢她的。因为她的离开,我认识了更多人,我有更丰富的阅历,也有了更多可以完成自己的机会。

现在,当我翻开辛夷坞的《我在回忆里等你》的第一页到最后一页时,这个姑娘的音容笑貌在我的脑海里过滤了一遍。当我合上这本书后,我既然记不得她长什么样子了!也许,我们说的离别如果还能在记忆里重现,那叫什么离别呢?还不如说那个人一直在你身边,不过换了一种存在方式而已。现在,这个姑娘我已记不得她的样子了。我只是希望,有一天,我们还能在人海里遇到,重新认识。

2016.6.27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