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左

在路上。

 
 
 

日志

 
 
关于我

西左,原名赵龙,生于1988年2月,贵州省赫章县人。有小说、诗歌发表于《贵州作家》《大地文学》《厦门文学》《草堂》《中国诗歌》等,并入选《中国新诗年鉴》等年度选本,已出版诗集《人间物像》。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小说】没说的话  

2015-12-16 00:0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西左


我的一个朋友一周前去世了,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因抢救无效身亡。但之前的两三天我见过他。

我记得那天我在餐馆吃饭,吃到一半时才注意到和我坐在同一条直线上背对我的那个人正是他,我们差不多隔了四张桌子的距离。但能看出他身穿黑色尼子大衣,旧而皱,头发蓬松,显出没有精神的样子,脑袋不时往窗外张望,然后转回来又四处瞅瞅周围正在吃饭的人。他好像有话要说,但周围的人都把头埋进自己的碗里,没空搭理他。话说回来他要是桌上摆出一瓶略上档次的酒,我想我也许会第一个丢下手里的碗跑到他跟前搭讪几句,然后客客气气坐下来花一瓶酒的时间和他分享一下他最近的人生境况或梦想抵达尺度。尽管听得人很乏味,但看在酒的份上却乐意为之。他趁我夹菜的缝隙点燃了一支香烟,烟雾围绕在他周围。我知道喜欢抽烟的人,总喜欢给人一种神秘错觉。你要是凑到他正面,便会惊讶于他那张胡须拉碴的脸,似乎是上帝打盹时胡乱捏造的,简直像极了外国一切侦探小说里面坏人的样子。我很奇怪那些坏人为什么总长得那么丑陋,好像长得漂亮的人压根就不会干坏事。我吃完饭后发现服务员仍没给他端上饭菜,我想可能他在等什么人,那人未到自己也不好意思先吃。啊!是你。他用这几个简单的字就概括出了所有见面时应有的寒暄。哦。是我。我像在回答,又像不是。却在心里嘀咕他的听力,我不过是对服务员说结账,四张桌子的距离他也能听到,而且比那些慢吞吞地服务员殷勤一些。我把钱递给服务员,不多不少刚够,因为我经常在这家饭店吃饭。走了吗?他问。我皱了下眉头问,你不吃饭了吗?他四下瞅了一番,欲言又止,但那张上帝胡乱捏造地脸上显出的沮丧神情,像回答了我的疑问。

有什么事快说吧!我说。这时我们已经走出餐馆,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来,不知不觉中已覆盖整座城市。雪落在他的头顶和肩膀,在梦游般的灯光下,他显得多么不真实。仿佛刚从雪地里爬出来,尚未掸掉身上的积雪。他没有说话,我感觉这是对我自尊心的践踏。想想看,大冷天的,忙了一天的工作,刚吃过晚饭,无论如何都该将自己像一颗子弹一样射进松软的沙发,即使不看自己喜欢的影视频道,半闭双眼听听音乐消除一天的身心疲劳也是好的。更糟糕的是他连眼睛也没瞅我一下,他把它投向一群正在打雪仗的孩子身上。我没心情知道他看到这幕是否已经回到孩提时代,并参与其中,也不想知道他有什么刻骨铭心的往事发生在这样的夜晚,导致如今满心欢喜或悔恨歉意。因为人的记忆深不可测,所以根本毫无把握可言。嘿,你倒是说话啊!我提高嗓门。这样做的目的只是想把他从聚精会神中拉出来,以此告诉他不该如此冷落一个陪伴他的朋友。哦。他把这个字拉得很长,差不多占用了几句话的时间,我能听出这个简单字眼折射出的愧疚意味,便在内心暗暗原谅他。你有什么话快说吧!说这句话时,我显出非常友好的神情,一来打消他内心的歉意,二来我很好奇他对我要说的话,三来营造出一个轻松氛围,以此来加速他的倾诉。但他对我的神情似乎并不满意,他看我的眼神好像在说不是这样的。

于是乎我陷入不能做一个合格听众的短暂沉默。这时他却饶有兴致问道,雪下得那么好,要是有月亮会怎样?他的问题来得这样歇斯底里,也许他并没有什么重要的话要与我交谈。我甚至怀疑起先在饭店时,他老早就吃好了饭,只是在那里干坐着,等一个有足够时间和他周旋的无聊者,于是,我便成了他假装出可怜掳获的猎物。我发誓,对于这样无聊的谈话我是多么不屑与无辜,并在心底对他的狡黠鄙视不已。我皱着眉头望着他,由于他比我高过一头,所以他的目光总是从我头顶平移过去,致使我的这一举动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有月亮又能怎样?我极不耐烦的问道。大冷的天,谁关心这样的夜晚会不会有月亮,再说我关心的是未来的几年可以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与一个家庭富裕的姑娘结婚,从此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我在心里美美的想到。对的,有月亮又能怎样。他总结似的说。然后又慢吞吞地冒出一句,人生的意义呢?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灵机一动,想到他也许马上要切入正题了。我心里有些兴奋,毕竟花了那么多时间,就想知道他要对我说的话。但听到他问人生的意义呢,这句话推翻了我之前对他要对我说的话的一些猜想。譬如他如此沮丧可能是因为和某人闹别扭,或者工作劳多酬少不成比例而显出的苦恼。可是如果是这些问题,我很乐意花一小点时间信手拈来一些极具说服性的案例,使一个人暂时具有开阔的心胸和吃苦耐劳的品性。但说到人生的意义我似乎确实没有时间在这个功利社会思考这样无聊的问题。我只知道我每天像机器一样转动,日复一日繁重劳作,甚至来不及修理身心内任一坏掉的零件。那么他既然提到,何不听听这个胡须拉碴,相貌粗俗的人对于人生意义的看法呢?半晌后,他仍然没从嘴里吐出金玉良言,虽然能清楚看到他做出欲言又止的神情。我有些失望,关于这个问题所得到的空白答案。

无论如何那天晚上的聊天是很不愉快地。但我们像往常一样道声安好,便各自离开。现在,如果不是他永远离开的话,我也不会知道那天晚上,他要对我说的话都已经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